一想到自己一直在被人暗中盯梢,林南音就觉得毛骨悚然。

可越是这种时候,她只能让自己越要冷静。

慌张恐惧改变不了任何事。

对方口口声声说现在她不是唯一一个能自由出入梁都的人,却还是找到了她,暗中盯着她。这足以说明自己对她乃至‘他们’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否则他们完全可以无视她或者直接摧毁她。

只要她还有利用价值还很重要,那她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将眼底的情绪波动掩下,林南音继续默不作声。

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会显露出她的破绽,与其多说多错不如什么都不说。

她这厢沉默,女子终于不再钓鱼,而是转过身来到了林南音的面前。

两人面对面,林南音也看到了她的脸。

那是一张非常完美的面孔,皮肤宛如少女吹弹可破,五官每一份也都恰到好处,属于一眼让人觉得好看的类型,但觉得好看过后又会为她眼里所流露的苍老所突兀到。

也不知道这位又是哪个传说中的老妖怪。

“我同小友闲聊,小友为何一言不发?”女人脸上还是带笑,但林南音却感觉周围压力徒赠,仿佛她若不按照女人的意愿来,女人下一刻就会将她彻底粉碎一般。

粉碎?

林南音还真不怕分魂消散,最多可惜老乌龟刚送她的龟甲以及她刚拿回来的火精剑。

重新将眼睛闭上,林南音拒绝一切交流。

她这般态度让女人眉头微蹙,她似乎很不习惯有人这样对她,“你难道就不担心你们溪山小境的那些人?”

早就猜到了有人会拿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威胁自己,林南音此刻根本不为所动。

她自己都自身难保,旁的人她也的确是顾不上。

“就算你不在乎你宗门的人,那那个叫陈晚池的义盟盟主呢?”女人继续悠然道,“她的死活你也不管不顾吗?”

陈晚池?

林南音心脏狠缩,眼睛仍旧闭着。

此时此刻她终于理解了容潮光当初的处境。

有心想救所有人,却所有人都救不了。

不,她比容潮光自私。自始至终,面对所有威胁,她都将自己放在第一位。宗门的弟子无辜,陈晚池也受到牵连,但她不认为这是她的错,她好像并不愿意为了任何人而接受这份威胁。

女人等了片刻不见她回应,终于扬眉道:“还真是铁石心肠哪,不过这个世上大多都是你这样的人,不算稀奇了。既然人情无法打动你,那我们就谈利如何?”

这回林南音睁开了眼睛。

她不睁眼也不行,对方威逼不行换利诱,利诱若还不行,那估计就要上手段了。她不能对图穷匕见时才有反应,那时她将失去所有主动权。

“你说。”林南音道。

女人为她的松动感到很满意,“为何你能进梁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