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烟杪把匣子埋下去后,就特意不去关注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插手,然后弄巧成拙。

所以他选择了吃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常州的瓜也很多诶!我今天切哪个瓜好呢?】

【侯府老太太偏心二房三房,两个时辰后会让长房让出主屋去住西园?啧啧,治家不严啊!这个瓜一般般,换一个。】

锦衣卫默默把这个记住,等会就潜进侯府看现场,方便弹劾。

至于理由——以锦衣卫的名声,以陛下的名声,还需要理由吗?左右不过又是一个“帝多疑,命锦衣卫沿路监察各处官员侯爵”罢了。

【哇偶!常州知名富豪新得一美妾,没想到人家其实是冲着他夫人来的!他夫人救过她,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思不会有结果,决定为爱给喜欢的人的丈夫当小妾!】

【好强悍的思路!】

随行且能听到许烟杪心声的京官们瞳孔地震。

等会儿L,别人家的后宅能有这事,那我们家后宅呢?

并且开始疯狂回忆,自家妻妾之间和睦相处会不会其实是磨镜之好?

就算没有和睦相处那也不一定完全没事啊!许烟杪不是说过,有个词叫相爱相杀吗?

【不过这个瓜吃到这里就可以了,总不能让我爬墙去看别人后宅吧?】

【算了!快乐睡觉,明天再看看!】

许烟杪心里没放事,无忧无虑,一夜好梦。

但是像这样携带着草木清香,铃虫微鸣,有着清风徐来的夏夜,许多随行官员却睡不着。

他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琢磨——家里的正妻和小妾,小妾和小妾,到底会不会有可能睡在一起。

琢磨到半夜,正要睡下。

【芜湖!!!】

平地里突然冒出一声惊呼。

刚睡眼蒙眬闭上眼睛的官员们猛地一惊,瞪大眼睛。

怎么了怎么了?

【明天早上有南方学子和北方学子的吵架!我爱看文化人吵架!记一下,明早蹲点!】

随行官员们:“……”

就为了这件事,你半夜爬起来嚎一嗓子?!

许烟杪从茅房里走出来,手放进水盆里略作清洗。

他当然不是为了翻八卦半夜爬起来,但是起夜的时候顺便翻翻八卦,很正常吧?

【睡觉!】

【月亮晚安!】

许烟杪心满意足地找到新瓜,心满意足地重新入睡。徒留被惊走睡意的官员们无语凝噎,如果不是半夜怕扰民,非要大喊一声有病的程度。

第二天早上,许烟杪看着那些舍人精神不振的样子,默默捧紧了随从给他端来的热粥。

【怎么都一副没睡好的样子?总不能是晚上集体开会,把我排除在外吧?】

【那千万不要想起我啊,我对权势真的不热衷的,继续孤立我也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