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雪站在竞技场中间!

别看明雪年纪不大(yfqxs)•(com), 但她的气场却很强大。

更何况☒(番♂茄小说)☒[(yfqxs.com)]『来[番♂茄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fqxs)•(com), 明雪刚才还是和金昌一起来的,众人对于明雪的身份特别好奇!

都在议论明雪到底是谁。

“你的姐姐气场很大!”陈阳站在明雨的身后,右手搭在明雨的肩膀上,嘴里说道,“她一个人没有问题吗?”

“应……应该没有问题!”明雨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看了看陈阳,“不需要我帮忙!”

“你可千万别哭。”陈阳的手忽然捏了明雨脸颊一下,嘴里笑道,“你要是在这里哭了,估计这里的人都会死在这里。”

“我不会的!”明雨说到这里,眼睛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陈阳,“我其实一般的时候不哭的,尤其是现在,我不会哭,因为你在这里!”

哈哈!

陈阳被明雨这句话给逗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很好笑吗?”

“不!”明雨说道,“因为很帅,看了你,就不想哭,只想笑!”

陈阳被明雨这句话给逗笑了,又捏了一把明雨的脸庞,嘴里说道,“我不会让你哭的,笑起来多好!”

“嗯!”明雨点了点头。

此刻,明雪站在方老三的面前!

方老三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眼睛里面流着血,嘴巴和鼻子也都有鲜血流出来。

此刻的方老三,看起来特别的吓人!

他挣扎着站在明雪的面前,两手捂着头,眼睛望向明雪,“你……你叫明雪?我……我不认识你!”

“你不需要认识!”明雪淡淡地说道,“你只要知道,你是我名单上的人,你只有死路一条!”

“明雪,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我方老三是不死之身,我……!”方老三用尽全力大喊着,但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两手捂着脑袋,再次倒在地上。

方老三在地上打滚!

“饶了我……饶了我……!”

现在的方老三只希望明雪可以放过他!

他的脑袋要炸了。

“明雪?”

有人已经听到了方老三刚才大声喊出了明雪的名字。

“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吗?”有人问道。

“明……明家!”突然间那个人喊了起来,“那不是幽都监狱的镇守明家吗?当初,幽都监狱可是由明家镇守,这上百年了,听说明家人几乎很少回来,之前回来过一次……!”

“明家人?不可能!”有人当即否认道,“明家人早就离开了,怎么可能回来?再说了,幽都监狱说是明家镇守的,当初谁见过?”

“不要乱说,那些活着的老妖怪们,可是一提到幽都监狱都很害怕!”

“对,千万不要随便提幽都监狱!”

这些人议论纷纷。

此刻,方老三突然停了下来,紧跟着,方老三站了起来,他的两手放下来,虽然方老三脸上全是鲜血,但和刚才比起来,方老三已经好了很多!

“快看方老三站着不动了!”有人说道。

“他在干什么?”

“不知道!”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突然间,方老三的脑袋爆炸,红白的脑浆飞溅开来!

那一瞬间,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不死之身的方老三的脑袋竟然会炸裂!

这些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在他们的眼中,方老三是无敌的,没有对手,谁能想到方老三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就连陈阳也是一怔!

陈阳的眼睛看了看明雨,嘴里说道,“这是你姐姐杀的?”

“是!”明雨点了点头,嘴里说道,“我姐姐没有告诉过你吗?”

“没有告诉过!”陈阳摇了摇头,嘴里说道,“我就知道你姐姐不能招惹,很强,但没有想到强到这份上了,以后,我得小心一点,以免被不小心爆了头!”

噗嗤!

明雨一听到陈阳这句话,笑了起来,“那你放心吧,我姐姐不会对你下手的!”

“那可不一定。”陈阳说道,“你姐姐太可怕,会让人莫名其妙死掉。”

金昌亲眼看见不死之身的方老三突然脑袋爆炸时,被吓得两腿发软。

在这之前,金昌可是去过幽都监狱,甚至于还要和明雪一战!当时,金昌并没有把明雪放在眼中,在金昌的眼中,明家并不可怕,只是一些谣传而已。

谁能想到明雪竟然如此之强。

如果当时不是他的父亲金大鹏及时赶到,那金昌的脑袋也可能像方老三一样,直接炸裂。

现在,金昌总算明白他父亲为何这些年一直忌惮明家。

“城主……!”董白白在金昌耳边低声说道,“秦玉成来了!”

“来了?”金昌一听到董白白这句话,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光芒,嘴里说道,“他来的最好,让他亲眼看见方老三死在明雪手里面,我就不信秦玉成能忍下这口气!”

金昌话音刚落,就看见秦玉成带着人直接往竞技场而去!

“秦家主来了!”

竞技场里面,有人看见到了秦玉成!

这些人纷纷喊道!

但就在此刻,有人大声喊道,“竞技场现在关闭,所有人在三分钟之内离开,否则的话,别怪秦家手下无情!”

这是要把竞技场封闭起来。

方老三那可是秦玉成的左膀右臂,结果方老三死在明雪手里面,秦玉成肯定要帮方老三报仇。

现在,是要清场子。

竞技场里面的人纷纷离开。

陈阳一看这情景,他不仅没有走,反倒往前面走了走,最后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坐了下去。

现在,陈阳就要看好戏了!

他想要看一看,秦玉成到底会做什么。

金昌和董白白等人要走,但已经有人拦住了他们,“城主,既然来了,当然要和家主见一面了,家主吩咐过了,城主请稍微等待一下!”

“我若是执意要走呢?”金昌淡淡地问道!

“那就对不起了!”男人的目光望向金昌,“我们只能对城主动手了!”

“你们秦家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动手。”金昌说道。

“没有什么不敢动的!”男人说道,“城主,不要忘记了,雷都强者为王,更何况,我们还听说你的父亲受了重伤,是我们家主所为!”

“听谁说的?”金昌问道。

男人看了看董白白,“他!”!

(yf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