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恒这八千万花得还是非常值的。

在剧组,人人都知道施禾是带资进组的“一姐”。

关键是这个“一姐”没脾气,见人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完全没有架子。

要是有人约她,热络又兴奋。

所以拍戏那几个月,施禾经常被约出去吃饭逛街,一收工,人就没影了,像匹脱缰的野马。

程恒怎么说都不听,时常留他一个人吃饭,回来的时候又屁颠屁颠跑去哄他,一副知错的样子。

下次还犯。

像逆子。

要是搁以前,程恒肯定严加管教,现在施禾好似拿捏住了他的软肋,知道他很纵容她,大胆先斩后奏。

这天,施禾玩到十二点半才回来。

她出了电梯门,挥手和几位主演道别,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掏出房卡,刚要刷的时候顿住,眼珠子骨碌碌转,蹭蹭蹭跑到对面,趴在房门上听动静。

什么都没听到。

施禾又拿出手机,给程恒打了电话。

手机铃声在她房间响了起来,也仅仅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

施禾刚要挂掉,程恒低沉的声线响起:“给你三秒钟,进来。”

“你的态度好凶啊。”

施禾嘴上这么说,行动不敢怠慢,跑到对面刷房卡,开门就走进去。

程恒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看着她。

“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施禾慢吞吞走进去。

“你也知道晚了?”程恒挑眉。

说好吃完饭回来,后面又说逛一会街,然后又要去什么清吧,折腾到现在才回来。

他从八点就坐着等她到现在。

“有一点点晚吧,你也可以早睡嘛。”施禾偷偷瞄了瞄他,然后挪动脚步不敢走过去。

她说这话的时候,程恒紧抿薄唇,看着这没良心的小妖精。

早知道,他就不投资了。

施禾都玩嗨了。

她还记得他是谁?

“我意思是——”施禾心虚,赶紧找补,“我的意思是你要是困,就要早点休息。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给你带了甜品!”

她像献宝一样把买来的那袋甜品给他,还双手捧着,那双眸子灵动闪亮,一直瞅着他,带着真诚。

程恒瞥了一眼,是她最喜欢吃的酸奶麻薯。

“呵。”他意味不明笑了一声。

“可好吃了。”施禾坐到他身边,赶紧打开袋子,拿出一个喂到他嘴边,“你尝尝,我专门给你买的。”

她像个做错事正在极力讨好家长的“熊孩子”。

心眼不少。

“我不吃。”程恒拒绝。

“吃一个嘛。”施禾继续喂。

他别开头:“我不吃,你赶紧洗澡睡觉。”

“吃一个。”她锲而不舍,递到他嘴边。

麻薯已经碰到程恒的嘴唇,他就是不张嘴:“我不想吃。”

“我想让你吃,你吃一个。”施禾整个人凑过去,用手捧着他的脸,张大嘴巴,“啊——”

程恒还是吃了。

他也不过是个没原则,三两句被“熊孩子”哄好的“家长”罢了。

“好不好吃?”施禾说着快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

“嗯。”程恒应了,火气降了不少,“很晚了,快去洗澡。”

“现在马上去。”施禾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麻薯。

程恒轻斥:“还吃!”

这段时间她每天背着他在外面胡吃海喝。

叫他怎么放心?

施禾一离开他的视线,完全管不住!

“不吃了。”施禾嘴上这么说,又快速塞了一个,嘴巴瞬间变得鼓鼓,她还强势往程恒嘴里也塞一个。

程恒完全拿她没办法,抬手揉着眉间:“你不要让我担心行不行?”

“我没有啊。”

她语气无辜,又拿起一个麻薯,程恒一下轻拍她的手背。

施禾把手往后缩了缩:“那就不吃了。”

她多听话。

“我放下工作来这里是为了谁?是为了每天在这里等你?”程恒觉得越来越难管了,忍不住又道,“我现在是管不住你了是吗?”

施禾头摇成拨浪鼓,伸手去拉他的手。

“我太纵容你了是吗?”程恒又问。

“嗯。”她点头,还笑了,眉眼弯弯。

这个倒是实话。

程恒:“......”

他还想说什么,施禾软绵绵去抱他,在他怀里昂头甜腻腻道:“你别生气啦,我去洗澡,然后我们一起睡觉。”

程恒喉咙发紧,不得不深吸一口气。

这谁抵得住?

“好不好?”她摇晃着身子。

“去。”程恒都没多说一个字,生怕暴露自己不平稳的气息。

“等我。”施禾起身,在他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往浴室小跑。

程恒回味着被亲的那一口,嘴角往上微微扬。

他哪还记得刚刚等她时产生的火气,又被哄得连一缕烟都没有了。

期间,程恒还是有些恢复理智的,在施禾出来时他严肃道:“你知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玩到凌晨才回来了?”

“哎呀——”施禾嘟了嘟嘴,走过去拉他,“陪我睡觉啦。”

她还没用力,程恒就那么被拉起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自动往床边走。

上床前,程恒最后一次嘴硬:“下次不要这样了。我等了很久,你还故意不接电话,越来越不听话。”

“唔——”施禾支支吾吾,就是没答应,钻到被窝里就伸手要抱他,“上来上来~~~”

程恒睡上去。

施禾凑到他怀里,伸手抱他。

他就势把她抱住,低头道:“你听到没有?回答我。”

“我出去玩的时候,也超想你的,我一直都把你放心上啊——”施禾强调,然后像只八爪鱼一样抱住他,“你今天想我吗?”

“你就嘴甜吧。”程恒一脸倔强。

少给他来这一套!

打电话都不接了,就是怕影响她和那几个女明星逛街的心情。

估计还怕人知道他把她管得严丢面子。

他还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啵——”施禾一口亲上去,在他怀里撒娇,“你有没有想我?”

程恒:“......想。”

施禾眼底盈满笑意,像是十分开心满足,抱着他欢喜无比,在他怀里闹。

程恒唇角一直要往上翘,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压不下来。

施禾和他玩着玩着,突然凑到他耳边道:“我明天和她们约好了,晚上去吃牛排,你应该会让我去吧?”

程恒笑意倏然僵硬。

“你肯定会让我去的,我都答应她们了。”施禾最近到处交朋友,她非常开心被人各种邀请。

就像一个以前没什么朋友的小孩,突然有很多伙伴。

别提多兴奋了。

只是,她的“家长”并不高兴。

偌大的房间内,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很是清脆。

施禾瞳孔地震,伸手捂着自己的屁股,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程恒。

他打她!

打她!

“呜呜呜——”施禾瞬间眼眶发红,“你打我!!!”

程恒是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劲的,他板着脸,“不许哭,憋回去!”

她真是玩嗨了。

能几天吃晚饭都不见人影。

“那我不哭——”施禾转动着眼珠子,提条件,“明天我要回来晚一点。”

程恒没听她把话说完,直接又抬手。

“呜呜呜——”施禾先一步假哭,整个人躲进他怀里,用力抱住他。

程恒还是没舍得下手:“不可以去!”

“我都答应她们了。”施禾想着还不如被打呢。

“自己想办法拒绝。”

“我不要,那样就言而无信了。”施禾刚融入这个小群体,很注重名声。

程恒面色沉下来,剑眉拧了拧,静静看她。

施禾完全不怕,凑过去,再次亲一口:“啵——”

“......”

“啵啵啵——”她继续亲,还一直撒娇,“要去要去要去——”

“.......”

“我宣布,程恒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我超爱他的!”

......

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程恒不知道。

反正第二天,他找到了李卫,要求集中拍施禾的戏份。

越快结束越好。

依照他看,这些演员都太闲了。

缩短拍摄周期,赶紧拍完杀青。

一个个就知道带着施禾去玩,像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