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夏季。

郊区的景点休息处, 诺尔叼着冰棍, 一项项核对备忘录——

自从他和忒斯特开始利用回溯探亲,“搞清时间点”就成了必备课题。

现在他们回到的正是八月份,悦园爆炸案刚发生不久。再过一两个月,就到了他们第一次重返地星的时间点。到时他们就可以省过回溯,直接在地星和塔赫之间往返。

“时间把握得真精准,亲爱的。我们上个月才在塔赫办完婚礼呢。”忒斯特捞走诺尔的冰棒,自己啃了口,正大光明地看着诺尔的手机屏幕。

一切有条不紊,就像他们真的是一对换城市结婚的普通人。

“其实上上次回来,我妈就在暗示。”

诺尔继续吧嗒吧嗒咬冰棍,声音含混不清,“她特别严肃地问我,国外结婚国内算不算有效。然后又说我们交往太久了,年纪到了得考虑再进一步……”

“她真体贴。”忒斯特咧嘴笑道,他坐在一块山石上,美滋滋地吹着凉爽山风。

“……”

诺尔一时无法解释C国长辈的催婚传统,算了,忒斯特开心也挺好的。

再说这一次,他确实打算策划地星的婚礼——

让父母安心的稳定工作,已确认。

这几年来,利用罗警官的关系,他和忒斯特姑且在官方挂了名。就算哪天有心人去调查他们,也不会出现查无此人的恐怖状况。

让父母安心的新家,已购买。

诺尔克制地制造了一些黄金,给自己准备了恰到好处的资产。其实他考虑过用回溯技能买彩票,可惜命运洪流无情地拒绝了他。

最后,让父母安心的……假装让父母安心的爱人,就在身边。

距离他第一次带忒斯特见父母,地星过去了近六年的时间。这些年里,诺尔每周都要带忒斯特回家看望父母,顺带暗示他们关系的牢固。

水滴石穿的攻势下,他父母的心境从“魂不守舍”到“只旁观不插手”,又从“只旁观不插手”被某人甜言蜜语成了“多了个外籍干儿子”。作为曾经的高水平杀手,忒斯特讨人喜欢真的很有一套。

万事俱备。现在提出要举办婚礼、公开关系,父母那边不会再有阻力。他们只要效仿塔赫那次,象征性地来个家庭婚礼就好。

……诺尔原本是这样想的。

“不行!”当晚,许父当场回绝了提议,脸憋得有点红。

“爸?”诺尔呆滞地提着筷子,筷子尖还夹着一块肉。

忒斯特没吭声,只是可怜兮兮地注视着许父,活像被连着纸箱扔在雪地里的小动物。

“有话好好说!”许母嗔怪道,“别吓着孩子们。”

许父干咳两声:“一辈子没两次的事,哪能用院子将就!场地要订最好的,流程该弄还得弄。客人……客人我和你妈得好好挑挑。”

“你爸的意思是,亲戚朋友得请,只是不能请碎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