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完旧衣裳,院子里陷入了沉默。

跟萧二爷这么近乎面对面地坐着,佟穗很不自在,好在没等她找个借口回屋,萧一爷告声罪,扶着门慢慢站起来,架着二哥寻来的一根旧拐杖回了屋。

等母亲送完饭回来,家里多了人,佟穗也就放松了。

傍晚,隔壁的宋家父子吃完饭,宋知时照旧来还食盒碗筷,看见萧缜坐在厢房门口,佟有余、佟贵、佟善一人一把小板凳围坐在屋檐下,好像在听萧缜讲着什么。

六年的老邻居了,爷仨朝他打声招呼,继续转向萧缜。

宋知时放慢脚步,听了几句,得知萧缜在讲一场战事。

佟有余入伍第一年就受伤退了回来,几乎没经历过真正的大战,现在太平了,他倒喜欢听萧缜说这些,就像听书一样。

不光这爷仨爱听,佟穗娘俩也坐在堂屋南门口挨着听呢。

宋知时:“……(yfqxs)•(com)”

周青接过他手里的食盒,按住想帮忙的女儿,自己去刷碗。

宋知时顺势抄起周青留下的小板凳,隔了一人的空地挨着佟穗坐下。

佟穗刚要走,听他低声问:“萧一爷在讲他在战场上的威风?▉([番+茄小说])_[(yfqxs.com)]▉『来[番+茄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fqxs)•(com)”

这语气就叫人觉得不舒服,佟穗澄清道:“他讲的是将军们的战术,一句都没提他自己。”

像合州的秦思柱将军、荆州的谢坚将军、汉中的孟靖业将军、长安的袁楼山将军,都是朝廷镇守南线的名将。

宋知时:“他一个小兵,哪里见过这些大将军,瞎编乱讲咱们也无法查证。”

佟穗皱眉,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宋知时是这种人?根本不了解萧一爷也没听到头尾,便将萧一爷往卑劣了揣测。

见萧一爷朝他们瞥了过来,似是好奇两人的窃窃私语是否与他所述有关,佟穗越发觉得宋知时失礼,等萧一爷收回视线,佟穗立即对宋知时道:“既然不喜欢听,那你快走吧。”

宋知时便又用那种欲说还休的含情眼神看着她。

佟穗起身就走,一个人坐在西屋窗下,可惜萧缜的声音并不高,远不如在外面听得清楚。

.

宋知时早就察觉了佟穗对自己的疏远,但他自信是她身边最出色的男子,愁的只是如何让父亲答应他的婚事,从未有过佟穗会放下他的担心。

直到桃花沟来了一位萧一爷,一个虽然没有他长得白读书也没有他多却更符合村里姑娘选夫条件的武夫,一个极有可能已经对佟穗上了心的诡计多端的武夫。

昨天佟穗都为了萧缜给他脸色了,他再不做点什么,佟穗会不会移情别恋?

翌日晌午,周青来私塾送饭,她前脚离开,后脚宋知时就趁父亲宋澜不注意溜了,一路跑回佟家。

周青离开时并没有关大门,佟穗继续坐在堂屋门前给弟弟改衣裳。

萧缜并没有再出来“透气”。

经过这几日的观察,萧缜看出来了,佟穗的面相既有大嫂

(yfq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