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怀谨和明何什么都没说。

小鹦鹉闹了。

最开始小鹦鹉没听明白,慢慢的意识到文华皇帝和明睿卿元帅是想将它们的崽养成它们的同辈时, 整个小鸟都不好了。

小鹦鹉没忍住, 直接就对着文华皇帝和明睿卿元帅一阵叨叨叨。

小团子肯定帮着自己的鸟爸,直接在文华皇帝和明睿卿元帅震惊的目光下召唤出源书。

眼见场面要乱起来,明何试图阻止。

嗯。

没用。

者就必须要说,明何平时太宠溺三个小东西,导致这三个小东西最近越来越无法无天。

直到栾怀谨冷着一张脸,压低声音说了一句“闭嘴”。

栾怀谨的声音并不算大,然而,效果出奇的好,鸟蛇团立刻安静如鸡。

原本混乱的场景瞬间安静了下来。

栾怀谨站起身,一把将小团子抱起来,说道:“过去,是烦烦和金金养的蛋蛋,以后也是这样,它们才是蛋蛋的爸爸和妈妈。”

文华皇帝:“……”

明睿卿元帅:“……”

他们觉得不能这样,但想想,好像也没毛病。

过去在月隐基地时,负责带大黑蛋的是鸟和蛇,尤其是之后与斯蓝帝国作战时,当时别说本应该负责保护全家少弱病美的明何,他甚至没有出现,而跟三个小东西一起进入战场的栾怀谨又占据了少弱病美的三项,又弱又病还美。

(* ̄︶ ̄)那时,一直保护大黑蛋与栾怀谨的就是小鹦鹉和小黑蛇。

多亏它们,大黑蛋才能在拥有两个离谱亲爹的情况下存活下来。

必须要说,大黑蛋能够活下来真的很艰难。

这么一想,也难怪小鹦鹉要生气。

文华皇帝和明睿卿元帅决定默认他们家这奇奇怪怪的离谱关系。

晚餐结束。

文华皇帝和明睿卿元帅还想继续和小团子接触,让他们十分遗憾的是,小团子就想和鸟爸蛇妈在一起,甚至不跟两个亲爹。

明何和明睿卿元帅一同离开。

栾怀谨带着三个小东西回到南临殿。

晚上在侍从的服侍下沐浴过后,栾怀谨躺在床上和明何进行视讯。

开放式的视讯中,明何能够看到,小鹦鹉还在教小团子说话。

视讯另一端,明何说道:“要给蛋蛋起名字。”他们已经想了许久。

栾怀谨:“嗯。”

明何:“你有什么想法吗?”

栾怀谨的目光朝着小团子看去,说道:“还要想想。”

明何隐晦地表示,如果想让小东西快点上幼稚园,那么要早早想好名字。

栾怀谨明白。

将三个小东西送去幼稚园,他和明何就会空出更多的谈情说爱的时间。

当然,他们并没有说小东西们是电灯泡的意思。

十二月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