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不能给唐坷德做做思想工作么?”斗虎还不死心,看向陈萤:“小萤萤……”

“别这么叫我,很恶心。”陈萤只觉得胃里一阵痉挛。

“萤姐!”斗虎已经毫无节操:“你不是唐坷德的前上司吗?你劝劝他,把天赋送给我啊!”

“他肯定有他的理由。”陈萤说。

“这不科学啊!”斗虎很激动:“给张伟发挥的作用肯定没我大!这是不争的事实!”

斗虎看向高阳:“小阳阳!你快说句话啊!”

高阳点点头,“单论战力,给你肯定更强。”

“看吧!”

“但是……”高阳打断:“你再强也只能打一只死兽,我们要同时对付七只死兽,战力平均更合理。”

“张伟的【自信】百分百免疫精神伤害,这牌很强,奈何他没战斗力,一直很难用好。如今他有战斗力,对战局会有很大改变。”

“附议。”朱雀说。

“附议。”九寒说。

“附议。”陈萤说。

龙轻轻举了下咖啡杯。

“造孽啊!”斗虎无话可说,哀嚎一声。

他重新拿起名单研究起来,“这个大黄蜂……还好,天赋一般般,他打算给谁啊?”

“鸦鲨。”九寒说。

……

深夜,别墅二层,浴室。

鸦鲨穿着泳衣,泡在浴缸中,自得其乐地正玩着漂浮在水面上的小鲨鱼玩具。

门被推开,一个肥胖的身影走进来,是大黄蜂。

“鸦鲨,你怎么还没洗完?我等你半天了。”

鸦鲨赶忙坐起,抹了一把脸,盯着大黄蜂的膝盖,他不是在洗澡,他就喜欢泡水里,没事的话他可以一直泡着。

“楼上……有浴室。”鸦鲨半天才憋出几个字。

大黄蜂挥挥手:“不是,我不是要用浴室,我是想跟你说个事。”

“哦。”鸦鲨从浴缸站起来,浑身湿透,低头盯着大黄蜂的大肚腩。

“鸦鲨,我决定当普通人了,你呢?”大黄蜂问。

“我……继续战斗。”鸦鲨说。

“我就知道。”大黄蜂一脸温厚地笑了:“其实,我是不希望你参战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朱雀长老可就真没法活了,跟她最亲的几个人,只剩你了。”

鸦鲨不说话,攥紧了拳头。

“呵呵,我知道我劝你也没用,你肯定想保住朱雀长老。”

鸦鲨点点头。

“所以我把我的天赋给你,你一定要保护好朱雀长老,也要保护好自己,你跟朱雀长老都不能有事。”

鸦鲨不说话。

“怎么?没信心呀。”大黄蜂问。

鸦鲨赶忙点头:“有。”

“这才对!”

大黄蜂拍了下鸦鲨湿淋淋的肩:“行了,你继续泡水里吧。”

“你呢?”鸦鲨抬起头,看向大黄